257《诗经?父亲雅?桑绵软》戴君仁先生浙江调吟诵

  诗经·父亲雅·桑绵软

  菀彼桑绵软,其下侯旬。捋采其刘,瘼此下民。不殄心忧,仓兄长堵兮!倬彼昊天,宁不我矜。

  四雄骙骙,旟旐拥有翩。骚触动生不夷,靡国不泯。民靡拥有黎,具祸以烬。於乎拥有哀,国步斯频!

  国步篾资,天不我将。靡所止疑,云徂何往。小丑实维,秉心无竞。谁生厉阶?于今为梗!

  忧心殷殷,念我土宇。我生不辰,相遇天僤怒。己正西徂东方,靡所定处。多我觏痻,孔棘我圉。

  为谋为毖,骚触动况斯削。告尔忧恤,诲尔前言爵。谁能执暖和,逝不以濯?其何能淑?载胥及溺。

  如彼溯风,亦孔之僾。民拥有肃心,荓云不逮。好是稼穑,力民代食。稼穑维珍,代食维好。

  天投降丧骚触动,灭我立王。投降此蟊贼,稼穑逝痒。哀恫中国,具赘逝荒!靡拥有旅力,以念穹苍。

  维此惠君,民人所瞻。秉心宣犹,考慎其相。维彼不顺溜,己独俾臧。己拥有肺肠,俾民逝狂。

  瞻彼中林,甡甡其鹿。对象已谮,不胥以穀。人亦拥有言:进退维谷。

  维此哲人,瞻言佰里。维彼哲人,覆狂以喜。匪言不能,胡斯退避。

  维此良人,弗寻求弗迪。维彼忍心,是顾是骈。民之贪婪骚触动,宁为荼毒!

  泠风拥有隧,拥有空父亲谷。维此良人,干为式穀。维彼不顺溜,征以中垢。

  泠风拥有隧,贪婪人变质人。收听言则对,诵言如醉。匪用其良,骈俾我悖。

  嗟尔对象,予岂不知而干。如彼飞虫,时亦弋获。既然之阴女,反予到来赫!

  民之罔极,职凉善背。为民不顺溜,如云不克。民之回遹,职竞用力。

  民之不戾,职盗为寇。凉曰不成,覆背善詈。虽曰匪予,既然干尔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